寂寥的墓地


  我曾到过两处革命烈士纪念地。  

一处是钱壮飞历史纪念地,它位于流长宋家大山脚下。这里没有墓,英勇的钱壮飞烈士的葬身之地竟然是一个不知深浅的山洞。山洞的四周百草丛生,树木交错纵横,它们用强有力的支臂虔诚地守护着烈士的忠骨。有谁能够想像一个烈士的墓竟如此简单;谁也想不到这个荒野的窈穴却蕴藏着大义与忠贞的化骨。它的震撼绝对强过宏伟建筑最强有力的视觉冲击,从而直击灵魂深处。任何了解历史的人,都将毫无例外地被这样的震撼所感动。历史的车辙能碾碎一切奢华的景致,却无法埋没这大义与忠贞的化骨,更无法湮没内心情感的喷发。虽然有多年未到这墓地了,但它给予我的震撼不仅没有消减,反而在风雨的洗礼中波及得更宽了。

另一处是张露萍等七烈士纪念地,它位于县城一个僻静的角落。墓园内翠松伫立,给人曲径通幽之感,许多小鸟都闻"幽"而来,给墓园增添了几分生气.雄伟的纪念碑将自己沉重的身躯庄严地安置于墓园中央,四周的松柏高举着手臂向它敬礼致意,却始终不敢放下早已疲惫的臂膀,这碑俨然成了这墓园的主人,目视着来来往往的宾客.我敬仰这碑的宏大而后怕这园的安静.因为这静着实可怕,可怕得让人觉得要失去些什么.我们需要墓园的安静,可不是不睬不问,我们需要的是一份来自内心的如丁香般淡雅的静谧,需要的是对历史的沉重感和对人生厚重感,而这些在我们的生活中渐渐地褪去了色彩,变得越来越难得寻见了.我害怕这一天的到来,我害怕这一天我们已经无法找到寄寓心灵的寓所.  

转眼间,清明已到,各地都展开可拜谒革命烈士的活动.学生们在老师的带领下成群结队去拜谒革命烈士.墓园往日的宁静变成了今日的繁闹,他们举着花圈像舞长龙般飘飞而来,他们的吵闹声挤碎了墓园的安谧,这一切是那么的庄重而有可笑.我希望这不只是教育道具的摆设,而是心灵与灵魂交流的工具.希望它是吧,但是它是吗?

从古至今,清明总是以凄美和庄重的色彩吸引着人们的眼球,但随着科学技术的日夜发展,这个身着古丽衣裙的家伙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,许多与清明有关的记忆已被生活荡涤成了琐屑,许多与清明有关的风俗都成为了历史.拜谒先烈的方式可变,可崇敬先烈的心态能变吗?对待先烈的态度能变吗?我们没必要把崇敬先烈的牌子举在头顶,但必须在先烈大义与忠贞的精神氛围中潜移默化.先烈的精神是支起我们心灵永恒的支点,更是支起我们整个民族不倒的脊梁.墓园的安静或许并不真正可怕,对先烈精神的不屑才真的令人可怕,对先烈精神的无知才真的令人担忧.  



转载请注明:Damone 的博客,飞飞 » 寂寥的墓地

分享到:

上一篇

下一篇

主题颜色面板